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校园新闻 >

收入降低生活成本提高成为留学生难点

2020-06-24 17:21  点击:[ ]

  上一年2月到加拿大多伦多工作的徐天齐,3月开启了居家办公模式,成为在家编程序写代码的“程序猿”。不过,遭到疫情影响,许多工厂罢工,公司收到的订单有些现已停止交付,原本一周需求上五天班的他,现在只需上三天班,相应的收入也变为原本的60%,不过公司正统一贯加拿大政府请求补助,期望补回一部分收入。
  
  虽然现已工作,徐天齐仍然和实验室的导师、同门保持着密切地沟通,他也把实验室看作是温暖且有归属感的存在。“我们很想碰头,所以在导师的安排下,我们约了个日子,12时,实验室成员准备好自己的午餐,翻开Zoom,一边吃饭一边聊天,我感觉云聚餐稍微有些为难,可是导师特别喜爱。”徐天齐说。
  
  徐天齐使用周末闲暇,还会为多伦多大学的大三学生讲统计学网课,在他看来,网课的效率稍低,因为一次是3小时,他不确定学生听网课时,会不会做其他的工作,虽然他在讲一些知识点和考题时会跟学生说,明白打1,不明白打2,即便弹幕上有许多“1”呈现,但只要私交较好或生动的学生,会和他在弹幕上有互动。其他同学的听课状况,他无法把握。
  
  在大阪市立大学读预科的张潼,从3月开始就遭到了疫情的影响。在曾经,她一个人会打两份工,一份是在机场商铺做促销员,一份在药妆店,这两份兼职能够让她生活得很好,支付她在留学期间的一切开支,可是封闭令和紧急状况后,她处于停薪状况,只能向家人寻求经济支撑,虽然留学生能够向日本政府请求10万日元(约6000元人民币)的补助,但只够她勉强维持一个月的房租和生活费,而现在紧急状况现已延长至5月31日。
  
  配送时刻像一个“货品选项”
  
  在纽约做医药工作的唐小姐称,疫情期间纽约的快递和外卖算是便利,自己喜爱在Fresh go上买菜,线上买菜原本就需求支付配送费和小费,再加上菜价上涨,多少都会贵一些。费事的是,4月初需求“抢”配送员的预定配送时刻。许多时分下单,配送员的时刻都是满的,就需求找20点这样的时刻点抢菜下单。不过,4月下旬,华商微信在线配送就跟上了,不用抢时刻就能网购蔬菜。
  
  在杜伦大学做交换生的张同学住在市郊,远离市中心,她说:“有时分,我会到市中心采购,作为女生,我想要囤许多东西,可惜拿不动,所以网购肉菜类物资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挑选,在Costco线上商铺, 5英镑(约43元人民币)的配送费能够送好多东西,配送时刻像一个货品选项,会弹出最近一个月配送服务的时刻点,供我们挑选,可是大多数时分这个列表都满了,无法增加,我经常会去刷商铺的页面,上星期偶尔刷到一次配送时刻,就赶忙选了下周的配送。”

上一篇:日本留学成本较低但整体质量并不低 下一篇:省儿童医院消化营养科主任为备考学生出食谱